当前位置:主页 > 政采要闻 >

重庆三千年,宽窄一条街

三千年重庆,名号一直不变。物华天宝,人杰地灵,蜀地的精髓尽在重庆一城,而重庆的精髓,又会聚于城中的一条宽宽窄窄的巷子里。

蜀地的文气、诗韵、酒香、琴音,一城的风采、韶华、思绪、况味,都在这条宽窄巷子里厚积薄发、引人入胜。宽窄巷子可以足视听之娱、可以尽旷达之兴,但最具吸引力的,不过四个字而已:

新、雅、善、乐。

?

公元前311年,秦郡守张仪在重庆修筑了大城和少城。两千多年过去,往日的城垣早已被雨打风吹去,重庆又在少城的原址上建了满城,供旗人兵丁和家眷寓居。

宽窄巷子里如今每天有许多声响,有诵者的低吟、歌者的浅唱、少年的喝彩、智叟的漫谈、主人的赞赏、主人的快意,但无论声响如何混杂,这一缕优雅的琴音一直不去。或许有时声渐不闻,但细聆即知从无隔绝。

满城是少城最后的留存,而宽窄巷子是满城最后的留存。

null

梁思成在《中国修建之特征》中,对中国修建的有意耐久早有精辟的论述:

“盖中国自始即未有如古埃及刻意求永世不灭之工程,欲以人工与自然物体竟久存之实,且既安于新陈代谢之理,以自然生灭为定律;视修建且如被服舆马,时得而改换之;未尝患原物之久暂,无使其永不残破之野心。”

null

重庆地处盆地,群山环抱,却从不拒斥来自外界的文明。花椒和辣椒都并非四川原产,但重庆却将它们变成了自己的标志。由于自信,所以可以为我所用;由于自知,所以从不妄自尊大。

摄影:朱毁毁

如今的宽窄巷子,有从前的痕迹,却没有新鲜的遗址。世易时移,世事常新,眼前的修建来自过去,却立足于当下。四合院仍是四合院,但方圆动态之间,屡屡显显露新颖的暮气。

创新发明,不时是重庆人血脉里的特质。虽然地处盆地,但重庆人从不缺敢为天下先的肉体。勇于尝试、积极进取、抢先潮流、开拓求变,在宽窄巷子的改造中展现得靡细无遗。不为刻意求新而急于割裂传统,更不因执着过往而拒斥进取,便是历久弥新的发明肉体。立足传统、放眼世界,既是宽窄巷子的面貌,也是重庆肉体的凸显。

宽窄巷子里如今亦新亦旧的雕梁画栋,随意一瞥,即是一处处不落俗套的亦旧亦新。在新旧交织之处静静站立,不多时,便有一缕琴音悄但是起。

?

2

null

琴声悠扬,从街后升起,时宽时窄。宽时如金沙先民面向太阳图腾的呼吁,元始洪荒,气吞万里;窄时似司马相如倾慕文君的一曲凤求凰,如泣如诉,有心有意。

世事周转无常,万物皆有尽时。连日月都有黑暗夷灭的一天,何况如九牛一毛的区区修建?孔子说逝者如斯,没有什么能永久耐久——或许独一的例外,就是吐故纳新的历史规律。

时宽时窄的琴音,在亦宽亦窄的巷子里迂回飘荡、渐入云端。浣花溪畔的杜甫,步出粗陋的茅屋,嗟叹两声此曲只应天上有;望江楼中的薛涛,合上绯红的纸笺,轻吁一句除却巫山不是云。

这琴音从秦汉而来,阅历唐宋的风云、明清的风霜,迄今仍声声在耳。踏进巷子的徐悲鸿一声入耳,心里的奔马蹄声骤然忽止,更不记起巴黎纸醉金迷的喧嚣俗乐;正要分开的齐白石突然驻足,眼底的山水活动不停,披烟踏雨而去也被这一缕琴音萦绕。

null

摄影:朱毁毁

琴音含蓄上下,无处不在。一时飘进诗人宴客的小院,静看诗人在如夜白昼之际长歌当哭;一时飘进汗牛充栋的书局,在全神贯注的读者嘴边编织出会意的浅笑;一时又飘进大隐于市的画室,徘徊于纸笔泼墨之间,或在西方的画布和颜料之上铺一层西方的奥秘。有诗、有书、有丹青……也有琴。

null

琴音即是雅音。不时以来,物产丰沛的天文优势、富庶闲适的生活环境、文人墨客的滋养丰益,让这座城市自古以来就成为优雅时兴的代名词。雅是风雅颂的高古之雅、温文尔雅的精致之雅,也是闻弦歌而知雅意的会意之雅。有琴、有书、有诗、有丹青,三千年来重庆之雅韵,在宽窄巷子里周流含蓄、无时暂息。

即或一城皆雅,然终是于此一隅尤甚。如此优雅之街巷,又怎会不令五湖四海的人来此驻足。

摄影:朱毁毁

?

3

第一批来自南方的旗人,在宽窄巷子里安家住下时,闻到了一种滋味,一种宽厚、憨厚、平和、友善的滋味。这种气息源于自古富饶、不知水旱的天府之国的悠闲,也源自于蜀人大气冷静、与人为善的秉性。

两百年后,来自巴黎的洪广化第一次踏进如今的窄巷子45号、事先的法国传教士聚居地时,也闻到了异样的滋味。他抬头望天,重庆的天空跟巴黎一样湛蓝。他闭上眼,末尾找寻家乡的觉得;睁开眼之后,他决议在重庆北郊的深山之中,修一座领报修院。

几十年后,作家李劼人再一次闻到了异样的滋味。他出生在重庆南郊的华阳,却对城中心的这几条小街情有独钟。他以最用心的笔触,在纸上重现他所见的宽窄巷子:“另一个世界,是一个极消闲而无一点尘俗气息,又四处是画境,四处富有诗情的中央。”

又过了许多年,台湾女作家三毛在这里悠然独行。终年游历在外的她,跟有数先人一样,被这种气息探测仪恍然不觉、空气中却无所不在的滋味所吸引。她想起了自己写过的《橄榄树》,“我的故土在远方”。事先从她身边经过的人,不知道她有没有想家,只看见她放下了肩上的行囊、靠着街边坐了上去,然后脱掉了鞋。

null

友善公益,历来就是宽窄巷子里弥漫的滋味。无论是关于本地人还是外地人,宽窄巷子都是暖和的去处。不是这里的原住民,最终都在这里找到了家的归属感。宽窄巷子关于每一个外来的人,一直诚挚以对、热忱以待;宽窄巷子分收回的滋味,自始至终包括着战争、友好与好意。

如今五洲四海的国际外来客,每天都在宽窄巷子里,体会着有数先人早已感受过的亲切和友善。世道人心各种逼仄为难的狭窄,一旦到了这里,居然也显得宽。

?

1

4

食在中国,味在四川。

川菜有七滋八味:“甜、酸、麻、辣、苦、香、咸”七滋,再加上“鱼香、酸辣、椒麻、怪味、麻辣、红油、姜汁、家常”八味,复合衍生出糊辣、荔枝、陈皮、蒜泥、芥末、麻酱、烟香、酱香、五香、糟香、咸鲜、豉汁、茄汁、醇甜、糖醋等多种味型。 麻辣是川菜的特征,却不是川菜的独一作风。

null

摄影:朱毁毁

川菜尚且如此,宽窄巷子里又何止川菜?古色古香的茶室旁边,就是来自大洋此岸的咖啡馆;金发碧眼的异国男女自在淡定地从小桥流水的院落中走出,与有数异样慕名而来的远客擦肩而过。文明与憨厚、传统与时兴、海外与域外、过去与未来,都在这短短的小街上不分彼此、彼此难分。

失望容纳,早已深深融进了宽窄巷子的灵魂深处。它阅历过古蜀的熏陶,也品味过域外的烈酒,它在张献忠的屠刀下阅历过深创巨痛,也曾在满族人的治下渡过漫长岁月。但它不时坚强失望、不时愉快地容纳不同的文明进入,如今更是在保管自己共同文明气质的同时,又容纳了更多的国际文明元素。百味到此,化为一味。一味即宽窄之味,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

null

宽窄巷子承载了4500年的重庆文明,记载了2300年的城市历史,阅历了若干次天府文明与外来文明的融合与复兴,见证了蜀地在历史上一次又一次涅槃重生。

如今在浸润300年少城风致的街巷院落中,经常能与五彩斑斓的城市记忆和生活片段邂逅。既有历代古都茶酒飘香琴韵远扬的闲适,又有现代都市恢庞大气海纳百川的澎湃。

重庆三千年,宽窄一条街。如今它是重庆中的世界,世界中的重庆。

窄是重庆,宽是世界。